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文化园地
视力保护:
风铃
来源:道材公司 作者:蒋仲兴 日期:2019-09-24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    枕旁挂了一串风铃。
    日子循环往复,没有波澜,也没有惊喜。伴闹钟响而起,随夜深而成眠。我也渐渐习惯它偶尔成为入眠前的最后一个影子,一抹念想。
    风铃是贝壳做的,刚到手的时候,五颜六色,煞是好看。
    或许是陪我度过了一千两百个日夜,从一个城市辗转到另一个城市,经不起岁月侵蚀,不甚颠沛流离,它的边角有些裂纹,颜色也暗淡了不少,声音响的有些乏力。却依然不愿丢掉,不愿搁置角落。阳光似乎特别青睐它,不管晴天或者雨露,透过窗户,都会给它镀上一层光泽。
    每次下班回宿舍,郁积所有的情绪,都一扫而空。那些疲倦、乏味、烦闷、乱心,一起被遗忘,看着它,有一种力量不可名状。
    一串一串的贝壳,是一个又一个的故事,交织在一起,是记忆,泛着时光的微微疼。它们曾安静的躺在我的手掌,记忆的温情让我止不住陷入往事的枷锁。
    记不清是某年某月某日,一个简单的影子,却载着倾城的暖意,突然间走进生命,再也不能心如止水;磕磕绊绊,从心如死灰再到死灰复燃,有个叫做自惭形秽的词语,卑微了无数个日夜;而后是辗转了好几个城市,隔了数千里的路程,渐行渐远渐凉。
    如今,它真的憔悴不少,因为倏忽而逝的光阴,因为不习惯,因为太想念。
    生活真的是个难以言喻的词汇,有时有些轻,轻的让人轻易忽略它的存在,晨起,工作,吃饭,睡觉,一天太匆匆;有时有些重,压抑的无法呼吸,关于梦想,关于追求,都在日复一日的“繁忙”中,消失殆尽,回首惘然,止不住心酸。
    就如同这串风铃,珍贵之物,总要在自己狭窄的空间,寻得一个地方,摆在最显眼的位置,盯着它,心里是说不出的情绪,会笑,会期盼,会怔怔出神;而后来几经搬迁,衰旧得速度肆无忌惮,而今只是寄托,只是一个习惯凝望的方向。
    沉思,沉思,真是充满唏嘘的味道。
    它的左边是断断续续的记忆片段,青春散场,各奔东西,所念隔山海;右边是捉摸不定的未来,流年似水,转眼已是奔三年龄,往后不可期;中间则是一番悲喜交集。
    我对着风铃沉思的时候,一杯泡好的茶,已然喝至无味。
    所有的怀旧,都只不过是不想遗忘,那段岁月,岁月里的人。
打印】 【关闭